东方新闻

东方动态

eastern dynamics

“名家讲经典”系列(五)|黄霖:走进《金瓶梅》
2020-05-23



《金瓶梅》甫一问世,就众说纷纭。

千百年来,毁之者将它视作“坏人心术”、“决当焚之”的“古今第一淫书”;崇之者则称它是“云霞满纸”的“逸典”,是“稗官之上乘”,是“中国小说发展的极峰”……

千秋功罪,大家评说。且请金学名家黄霖先生带我们走进《金瓶梅》世界,品味“第一奇书”,感受“金学”奥秘。


 文 | 黄霖

明末名小说家冯梦龙称明代有“四大奇书”:《三国》、《水浒》、《西游》及《金瓶梅》,其中《金瓶梅》被清人又特别称为“第一奇书”。这部书,实在奇。奇就奇在一照面便给人们留下了一大堆疑问,诸如:成书何时?如何成书?作者是谁?版本有几?……奇也奇在它一变长篇小说大写特写帝王将相、英雄豪杰、神仙鬼怪的局面,却偏专注于琐琐屑屑的事、平平常常的人、普普通通的境,在艺术上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而更奇的是,它在那个习惯于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世界里,竟致力于撕破种种真善美的纱幕,把上上下下、内内外外的人间丑恶兜底翻了出来!特别是在一个谨防“男女授受不亲”的“礼仪之邦”里,竟直言不讳地大书特书其床笫之事!于是乎一出世,人们就骂它是一部“坏人心术”、“决当焚之”的“诲淫”之作,预言谁印了它,谁就要被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但是,也有人称赞它是“云霞满纸”的“逸典”,是“稗官之上乘”。以后的清人、近人、今人,也一直争论不休。毁之者总把它视作古今第一淫书,悬为厉禁,或者冠之以“自然主义”、“客观主义”等现代恶谥加以否定;崇之者则认为“同时说部,无以上之”(鲁迅语),说它“实在是一部可诧异的伟大的写实小说”,甚至是“中国小说发展的极峰”(郑振铎语)。毁之者虽然事出有因,但崇之者确实有理有据。今天,我们不妨走进《金瓶梅》的世界,品一品个中的滋味,思一思所蕴的奥秘,或许能感受到些许美的享受,领悟到点滴人生的启示。



在山西最早发现的《金瓶梅词话》


当我们将要打开《金瓶梅》一书,深入到这个鬼蜮世界中去领略一番滋味之前,为了做好“导游”,不妨将它的基本情况略作一点介绍,以便读者诸君胸中先有一个全局。


在这里,对给我们提供这部小说的作者不得不先作一个交待。据现存最早的《金瓶梅》序言说,作者叫“兰陵笑笑生”。可是这位兰陵笑笑生究竟是谁呢?明代人就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嘉靖间大名士”(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也有人说他是“绍兴老儒”(袁中道《游居本杮录》),又有人说他是“金吾戚里”的门客(谢肇淛《金瓶梅跋》),还有人说他是被陆炳陷害后“籍其家”而有“沉冤”者(屠本畯《山林经济籍》)。这些说法,或得之于当初传闻,或故意掩饰其真相,故在真真假假、隐隐约约之中,或许包含着某些合理的因素,虽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在此基础上,后人作种种研究,有不少推测,至今被提名的已有王世贞、李开先、屠隆等数十余人,可惜均缺“临门一脚”,找不到确凿的证据,故“兰陵笑笑生”至今还在云里雾里。


要读《金瓶梅》,《金瓶梅》的版本却十分复杂。不过,大致说来可分三个系统。一是现存最早的《新刻金瓶梅词话》,因书名有“词话”两字,故简称为“词话本”;又由于它刻在明代万历年间,故亦称“万历本”。由于它刊刻的年代最早,文学史上一般就以它为范本。二是《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增加了插图与评点,在文字上作了许多修饰,更突出了文学性,适宜于案头阅读,但失却了不少原始的韵味。它刊刻于晚明崇祯年间,故一般称之为“崇祯本”。三是《彭城张竹坡先生批评金瓶梅第一奇书》。这是清代康熙年间张竹坡所作的评点本。其正文基本与崇祯本一样,但其大量的评点文字不乏精到之见,有助于读者的阅读与欣赏,人称“张评本”或“第一奇书本”。这三种本子在不同年代经过不同书坊的刊印,于是在明清两代留下了许多不同的《金瓶梅》。本书所引《金瓶梅》原文,除特别指出者外,用的都是最早的《新刻金瓶梅词话》本。


现在,再将故事的梗概略作一番描述:山东清河县破落户财主西门庆,原在县前开爿生药铺。他“不甚读书,终日闲游浪荡”,又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揽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怕他。一批帮闲如花子虚、应伯爵、谢希大、常时节等与他结为十兄弟,趋炎附势、推波助澜。一天,他偶遇潘金莲,就图谋奸占。原来,西门庆先娶陈氏早亡,遗下的女儿西门大姐已出嫁。他就再娶吴月娘为正室,另有李娇儿、孙雪娥二妾。潘金莲是潘裁缝的女儿,九岁时被卖在王招宣府学弹唱,十五岁卖给张大户为妾,后又被嫁与武大。潘曾勾引小叔武松,遭到武松的斥责。她与西门庆勾搭上后,就鸩杀了丈夫武大。正当他俩打得火热,准备娶嫁之时,西门庆又被媒婆说合,先娶了小有家财的寡妇孟玉楼,然后将潘金莲纳为妾,称“五娘”。武松外差回来,为兄报仇,却误杀他人,被发配孟州。西门庆接着又收用了潘金莲的婢女春梅,奸骗十兄弟之一花子虚的妻子李瓶儿,将花子虚活活气死。此时,西门庆正因朝中奸党案的牵连,不敢外出。李瓶儿相思成病,招赘医生蒋竹山入门。西门庆于事过后,使唤无赖,将蒋毒打,置之死地而后快。这位原为梁中书的外妾、花太监侄媳的李瓶儿终于又归西门庆,并带来了大宗家财,人称“六娘”。同时,由于西门庆的亲家被抄,女婿陈经济带来了许多箱笼。西门庆接连得了横财数笔,就开店放债,巧取豪夺,迅速发迹。于是他贿赂蔡京,被提拔为山东提刑所理刑副千户。蔡京生辰之日,他又亲自带了二十担厚礼入京拜寿,做干儿子,就此升为正千户提刑官。就在他得到副千户官的这一天,李瓶儿生了个儿子,取名官哥。这时,西门庆气焰极盛,贪赃枉法,霸占妇女,无恶不作。而在家中,妻妾间争宠倾轧,矛盾百出,其中潘金莲之嫉妒貌美财富的李瓶儿尤为突出。潘金莲屡设奇计,惊吓官哥,终使夭折。瓶儿被西门庆蹂躏得病,又痛悼其子,抑郁致死。潘金莲则尽力献媚西门庆,致使西门庆饮服淫药过量,一夕纵欲暴亡。之后,李娇儿、孙雪娥、孟玉楼等逃的逃、嫁的嫁,树倒猢狲散。金莲和春梅因与女婿陈经济通奸而被吴月娘斥卖。金莲在王婆家待嫁时,被遇赦回来的武松杀死。春梅被卖给周守备为妾,得宠,生子,册为夫人,终也与陈经济淫乱而身亡。陈也被人杀死。这时,天下大乱,金兵南下,吴月娘带着遗腹子孝哥欲奔济南,路遇普静和尚,经其点破,知孝哥乃西门庆托生,便令其出家,法名明悟,以赎前愆而得超生。


这一百回的故事,主要写的是西门庆一家的兴衰,西门庆在这里显然是个中心人物。他虽然于第七十九回贪欲丧命,但后二十一回的戏还是与他紧相关联,使人时时看到他的影子。他是一个恶的代表。作为他的接班人有三个:第一个是女婿陈经济,轻佻油滑,偷花老手,可以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最后被人一刀结果了年轻的性命,比西门庆死得更惨;第二个是张二官,作者用虚笔隐写,交代了西门庆身后活跃在清河县的又一个西门庆式的人物;第三个是玳安,原是西门庆的亲随,后改名西门安,承受家业,人称西门小员外。他是零落的西门家财产的继承人,又作为善良的吴月娘的依托者而存在着。



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读法》


吴月娘作为西门庆的正妻,是西门家的女主人,又是个贯串全书的人物。但是,她不是小说中的第一女主角,只是作为平日“好善看经”的正经女人而与一批“淫妇”们相对存在着。小说的女主角是金、瓶、梅。金、瓶、梅三人之中又以金为第一女主角。《金瓶梅》从《水浒传》中借出一支,这一支就是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小说一开场,就接连用了几乎十回的篇幅(中间插入孟玉楼事)渲染潘金莲。之后,在西门庆家妻妾争风的漩涡中,她始终是个中心人物。李瓶儿就是她争宠的主要对手,在全书中所占的比例也极重。前于李瓶儿的宋惠莲及后于李瓶儿的如意儿,都可以说是她的影子。而春梅则是潘金莲的帮手,潘金莲死后她就是潘的继续。围绕着金、瓶、梅三“淫妇”,西门家里还有李娇儿、孙雪娥、孟玉楼三妾和王六儿、贲四嫂等仆妇丫头,或善或淫,多方陪衬,致使全书波澜迭起,人物各异而引人入胜。

《金瓶梅》由西门一家而写及清河县的好几户人家。这里有大户官家如西门庆的同僚夏提刑一家、潘金莲的出生地王招宣府林太太一家,春梅的归宿处周守备一家以及乔大户、张大户、何千户等家;下及帮闲篾片有应伯爵、花子虚为首的十兄弟;卖笑妓女则有李桂姐、吴银儿、郑爱月为代表的娘儿们;此外,尼姑、道士、算命、卜卦者流,媒婆、医者、工匠、商贩之徒,多方描绘,相互联系,真是由西门一家写及了全县。

不仅如此,《金瓶梅》还通过“晋京祝寿”、“结交状元”、“受赃枉法”、“工完升级”、“引奏朝仪”等情节,涉及了以蔡京为代表的权奸、皇帝主宰着一切的朝廷和整个天下。

一部《金瓶梅》就是这样由小及大,千姿百态其主旋律是什么呢?曰:暴露。它在我国文学史上的最大特色,就是第一次全心全意将人间的丑恶相当集中、全面、深刻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里,能看到昏庸的皇帝、贪婪的权奸、堕落的儒林、无耻的帮闲、龌龊的僧尼、淫邪的妻妾、欺诈的奴仆,就是几个称得上“极是清廉的官”,也是看着“当道时臣”的眼色,偏于“人情”,执法不公。到处是政治的黑暗,官场的腐败,经济的混乱,人心的险恶,道德的沦丧。有人说,《红楼梦》中除了一对石狮子外,再也没有干净的了。这话说得未免过分。大观园中的主人公们还在为取得自以为干净的东西挣扎着。而一部《金瓶梅》,除了如武松、曾孝序、王杏庵等毫不重要的配角身上闪烁着一星正义的火花之外,整个世界是漆黑漆黑的。《金瓶梅》就是这样一面当时社会的镜子。面对着这面镜子,不能不令人惊,令人叹,令人哀,令人怒,令人迫切希望彻底改变这样的现实。当然,在暴露时也淌出了诸如“说淫话”之类卑鄙龌龊的污泥浊水。对此,则请读者诸君切勿戴着“黄色”眼镜来看,而当保持清醒的头脑,记着“东吴弄珠客”序言中的一句话:“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本文摘自《黄霖讲〈金瓶梅〉》东方出版中心2017年6月出版)



相关图书



《黄霖讲〈金瓶梅〉

作者:黄霖

定价:49.80元 

内容简介


《金瓶梅》在我国小说史上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自问世以来,便聚讼纷纭,毁誉不一。但它巨大的魅惑力,始终吸引着人们探幽访胜的兴趣,纷纷猜测它的作者,探求它的寓意,索隐它的本事。


本书收入金学名家黄霖先生从人物形象、社会文化、艺术成就三方面赏析《金瓶梅》的文章五十篇。作者别具匠心,独辟蹊径,奇书妙解,以历史的宏阔视野,文学的犀利笔触,艺术的精准分析,巧妙地引领读者进入《金瓶梅》光怪陆离的境界,聚焦婆娑世界众生百态,透视没落时代镜底春秋,观赏世俗社会风情画卷,品味千古“第一奇书”,领悟“金学”无穷奥秘。





名家讲经典系列

作者:李希凡、马瑞芳、黄霖、刘荫柏、齐裕焜

定价:340.00元 

内容简介



“名家讲经典”系列丛书作者团队是各自研究领域内顶尖学者的合力打造,代表了该领域的最高水平。跟着名家读小说,不断汲取大部头的大智慧 。“名家讲经典”取法乎上,举重若轻,脱离了冰冷的学术话语体系,旨在提高大众对经典名著的鉴赏能力,让经典阅读不再困惑,让阅读经典成为风尚。同时,丛书配有大量插图,不少选自珍稀古籍,既有一定的资料价值,也有相当的版本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