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希姆博尔斯卡信札

作者:维斯瓦娃·希姆博尔斯卡

字数:180千

印张:8

页码:256

开本:大32

包装:精装    

用纸:80克胶版纸

定价:48元

ISBN 978-7-5473-1408-1

中图分类号:①I513.65

读者对象:文学爱好者

出版日期:20194月第1版第1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本书为希姆博尔斯卡最受世界读者欢迎的散文信札收录了希姆博尔斯卡写给文学爱好者的230余封信件,首次翻译为中文出版。这些信札都是极为精致、充满智慧的随笔小品,丝毫没有老生常谈,文字不拘一格。作者回答文学爱好者、投稿者的来信,简洁而巧妙,任性而有趣,饱含了一位世界级文学大师对文学、对创作、对读者、对世界、对人生的洞察和体贴,乐观而优雅,警辟而活跃。译者为资深波兰文学翻译家,用词精准巧妙,深得原作风格旨趣。

目录

 

关于《文学信札》

 

  声 

内文摘选

观察者(克拉科夫, 编者注: 地名。):

您指责我们糟践文学青苗。“对幼小植物应该细心呵护”——我们在您的来信中读到——“而不是像你们那样批评它们的弱点和青涩的果实。”我们并不赞成在温室中养殖文学幼苗。植物必须在自然环境中生长,提前适应环境。有时候,植物会觉得自己能长成参天大树,但在我们看来,它就是一棵小草,哪怕是最精心的呵护也无法让它变成一棵大树。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诊断错误,但是我们也不会拦着这些小苗生长啊,我们也不会把它们的根刨出来。它们可以继续生长,直到有一天证明是我们判断失误。我们会很激动地承认自己的失败。况且,如果您以一种积极的态度阅读我们的专栏,您就会发现,我们对任何值得夸赞的作品都是反复强调的。只是这样的作品并不多,可这也不是我们的错,毕竟文学天赋并不是普遍现象。

 

J.Szym.(罗兹):

好吧,好吧。您仔细地抄写了杨·斯托贝尔斯基的小说片段,然后寄给我们,希望我们将它作为您的处女作出版。和某位来自格但斯克的“巨匠”相比,这根本不算什么。他曾光明正大地抄了《魔山》中的一个章节,还特意改了人物姓名以掩人耳目,抄袭的片段有30页左右。您那手抄的4页根本不够看,必须要加油干了。建议您从《人间喜剧》开始抄。这本书写得不错,还很厚。

 

M.D.

这些优美的打油诗可能在某个小地方的庆典上亮过相。当然,那得是在正式环节和重要演讲结束后,还得等到那位戴着粉色蝴蝶结、脸颊肥嘟嘟的姑娘把肖邦的波罗乃兹演奏完毕。观众们在椅子里调整坐姿,以便自己更舒服点儿。大家不知道接下来的环节是什么,可以去吃自助餐了吧?这时,突然有人念起了关于这座城市的诗!他一一列出每个人的名字,彬彬有礼,无比真诚!台下爆发出阵阵笑声和掌声。谁曾想这一切结束时,不幸的一幕出现了。有个人对作者说:“您真应该把诗寄到出版社去发表,要不就太可惜啦。”哎,这可不是个好主意。这写着贺词的卡片为所有感兴趣的人带来了愉悦,完美地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哪有一丁点儿浪费。只有放到了编辑的办公桌上,它才真会被浪费掉,因为在那里它会被人们用文学尺度进行评判。然后他们会说,这不是诗。这会深深地伤了作者的心。原本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

 

芭西卡:

“我的男朋友坚信,我这么漂亮是写不出好诗的。你们觉得,我附上的诗怎么样?”我们觉得,您的确是个漂亮的姑娘。

 

来自亚沃尔的亚沃尔(弗洛兹瓦夫):

这篇小说里有几页值得表扬,就是描写天体动物学教授讲座内容的那几页。您将伪科学的生物系统分类置于讲座之中,读来颇有意思,我们很赞赏您的这份想象力。遗憾的是,讲座的情节安排就不是那么巧妙了,修辞描写也不够精致。在这世上,初涉文坛的人总觉得艰难,因为他们在读者面前展示的必须是一个各方面水平都良好的整体性作品。所以,得写一首好诗,而不仅只是一个完美的比喻。得写一篇优秀的小说,而不仅只是一个优美的片段。文学新手只有终其一生辛苦写作,以争取一个大师的头衔,人们才有可能在其身后将他的作品片段、节选和笔记刊印出来。这个事实很苦涩,但足够合理。请您与我们保持联系。我们真诚地鼓励您继续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