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柯文辉

字数:339

印张:22.25

页码:343

开本:16

包装:平装    

用纸:78g胶版纸

定价:98

ISBN:978-7-5473-1398-5

中图分类号:①J212.052

读者对象:艺术爱好者

出版日期:20194月第1版第1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本书是“艺术人文书系”之一种,为当代书画评论家、鉴赏家柯文辉对绘画艺术的品鉴和评论,也是他对于中国美术界五十年观察和思考的见证。内容包括李叔同、吕凤子、燕鸣、罗尔纯、崔如琢、萧海春等40多篇。文字信手拈来,佳趣迭出,且时有高明独创的见解。体现艺术理论大家的文字和思想风范。

目录

陪老柯的思想散步(代序)

 

八大山人小议

《李叔同》编余小札

吕凤子与中国现代美术

苏昧殊其人其画

钱君匋:鼎足千秋

叶永年:画坛外无名的高人

燕鸣教授及其绘画

燕鸣:雍容简辣写诗怀

余守谟:德行的力量

泥味与书香——读曾景初的版画

梁树年:画如其人,大将风采

山水清音——刘知白其人其画其心

胡翘然:艺如耕稼到秋成

曹大铁:独具只眼真名士

罗尔纯:尝试回归,为了升华

王昌赋山水画初读

 

崔如琢:乾坤清气铸莲花

萧海春的人物画

萧海春的山水画

吴毅的国画创作与象思维

李少文:画坛外不起眼的奇迹

色彩斑斓,醇厚酣畅——走进赵一唐的油画

读张之光的画

题赠崔自默

韩振刚:一腔激情,两幅笔墨

方祖岐将军的画:画面如战场

占山的乡土油画

张洪琛:浓于汾酒的乡愁

 

叶维忠:花鸟画坛一奇葩

盛欣夫:致意晚明,传承笔墨

盛欣夫:神与景和,心与天游

大气磅礴,彩墨淋漓——解读王涛的人物画

朱敏:精耕长笑对温寒

陈儒义:渔民的儿子,大海的画家

汪尹虹:心梦·诗眼·画情

张根源:植根在传统,放眼新时代

杨云祥:出入中西的乡土油画诗人

徐寒:逸气诗书画,清风归去来

浦炯:淡泊诗心画作家

刘守信:神与物合,魂与天游

秋花烂漫——纵横的画

叶瑜荪:刻竹铭心

中国娃:杨莹莹的国画

吴东奋的路

王良人的画——兼致无锡画家群

版画门外谈——谨勉马良芬

油画家项诚学的词

梦里水乡——记李荣华水彩作品

邵飞:创造梦的童话诗人

 

赠青年画家庞飞

刘琼:勤学律己的实干家

姜云宗:以画笔耕海的探索者

相立:通俗不流俗,入俗又脱俗

李新雁:知难勇进不务虚

赵九杰:奔放绚丽的诗性油画

赵九杰画麻粟村

李智纲的艺术之道

画求高境人低吟——勉田博庵

迎着解脱走去——勉宝松

许逸村的书画藏品

 

附录一 柯文辉:画家最多的时代没有画家 

附录二 禅师与少女 

附录三 大哲无侣——记文辉师尊

附录四 不是柯老,是老柯 

 

编后记

内文摘选

《李叔同》编余小札

 

历史人物是远近高低各不同的群峰,能否在被遗忘的云海上出头露面,决定于贡献的大小和对民众挚爱的程度。好心人在山顶添一块石头,不理解者从山头拿走一捧土,都不会影响山的高度。

时间最公正,被夸大被歪曲的形象迟早总会还原。对弘一大师也不例外。

 

 

海洋大度,乃能不腐不涸,常涌生命的大欢喜。但她从不嘲弄江河;井以自身的静穆而卑视江河的喧闹劳苦。

太阳有黑点,前驱有缺限,历来极为正常。因为人类和艺术都还年轻,正在走向完美的过程中艰苦探求,十万年后也还会不断地进步。苛求前人,必然导致虚无。

批评前哲的人,在道德修养、历史地位、学术成就上未必高于前哲。这当然不是说,批评者必须高于批评对象。世界上没有不能批评的人,怕批评等于掩饰自身的不完美。

希望批评者掌握科学分寸,避免主观偏见,总不算过分。

站在前人肩上吐唾沫,不如把双肩献给后辈当垫脚石。

 

 

看人家吃豆腐牙齿快,事非亲历不知难。

人被关在玻璃房子里,四面有门,往往走不出来。

旧局限被战胜,新局限接踵而来。

因为历史是具体的岁月。后来人认为平常甚至荒诞的事情,当时给人们的痛苦深重,难以超脱。

真正的猛士,方能在一般入碌碌无为的岁月,显示人格,做出业绩。

 

 

拍卖假丑恶者都标榜真善美。

艺术家为了人的尊严,不肯唯唯诺诺,人云亦云,也不愿让心灵死去换取肉体的存在。

不愿折磨自己精神的人,思维最敏锐,他往往更勇于折磨自己的肉体。

弘一大师出家,他自认为是解决生死大事,主动吃苦,和这一点有关。

坚忍滋润天才,烦恼无处躲避。

家也罢,在家也好,弘一都生活在凡人的苦恼之中。

他不是神,也不会有神。人造的神必然被人消灭。

和弘一同时代的鲁迅,没有尝过做工、种地、打仗、坐牢、出家的痛苦,弘一和他一样憎恨强暴、虚伪的脸谱与昏迷,一样希望祖国强大,民众丰衣足食。但鲁迅身上有更多的思想家气质,同泥土的关系更亲切,对历史更具有透视力,文学、科学的修养各异,结局便不同。尽管谁也不能代替谁,认真地加以比较,对我们会有教益。

历史是向前的。后来者没有义务跪下爬行以衬托前人的高大;更不必站在楼上,同街上的古人比高低。

时代在呼唤以生命铸造艺术的大艺术家,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科学家,也会有殉道的宗教家。

打破前人束缚,不束缚后人(天才也不受束缚)。方是先驱。

荀子认为艺之至者不能两工,未免绝对化。但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弘一艺兼众美,突出的成就还是书法,具不奇之奇,无态之态,恬淡松秀,别开生面。在艺术教育及佛学方面,也有过人之处,值得重视、研究。

 

 

我们不知关汉卿生日,不知金昌绪任何事迹,不知道汉武帝用什么方法,使太史公生前便从社会生活中消失,连死期也无人记载。

解决历史疑案、悬案,靠真实的史料。

来者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为了藏史料于民,以免湮没,我们搜罗弘一大师遗书,供学人研究。将来若能为千百年后某位史家解决一个难题,也是莫大欣慰。虽然我们早已被人忘却,那样也很公正。

我们还不善于以历史的眼光去看待人和文献,不能发现猿歌雁笑,虎跃龙吟,黄钟大吕,豪竹哀丝,找不到音外妙响,味外奇味,飘飘之思,浩浩之气,磊磊之怀,耿耿之意,以扬厉前徽。只能由衷地感到羞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