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询问司马迁

作者:林非著

开本:国际大32

包装:平装

用纸:70g轻型

定价:28

印张:8                                                           

页码:240

ISBN 978-7-5473-1335-0

中图分类号:散文集—中国—当代 IV I267

读者对象:中学师生

出版日期:20188月第2版第1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本书是“名家散文中学生读本”之一。收录了著名作家林非的40多篇作品,包括询问司马迁、登昭君墓随想、武夷山九曲溪小记、普者黑泛舟记、普陀山纪行等。这些作品或者是“沙场秋点兵”的金戈铁马,或者是月白风清之夜的琴韵箫音,都贯注着浓烈而纤细的感情。

所选作品具有较厚重的人文元素知识含量;艺术上精湛圆润,具有个人风格和原创性;充分考虑作品获奖励、被转载、入教材、作试题、受学生喜爱等因素,注重作品已有的传播效果以及经典性。

目录

浩气长存

询问司马迁

话说知音

《长恨歌》里的谜

古代美女息妫的悲剧

小乔墓畔的思索

李自成与唐甄

浏览二十四史

登昭君墓随想

未有收成的唐诗研究

 

武夷山九曲溪小记

普者黑泛舟记

普陀山纪行

从乾陵到茂陵

九寨沟纪行

三峡放歌

高昌故城

仙女湖游记

美哉,嘉兴!

 

萨特:拒绝诺贝尔文学奖

在卢梭铜像面前的思索

登埃菲尔铁塔记

童年莫扎特的一次邂逅

从内卡河畔开始的遐想

想起了阿基米德

比萨斜塔下的沉思

三个天真的崇拜者

灵魂的震撼

对于中国和西方文化的思索

 

记忆中的小河

母亲的爱

离别

我和牛

车声隆隆

音乐的启迪

闲话金钱

欢乐的歌

令人神往

读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怀念方令孺老师

回忆陈翔鹤

荒煤,我心中的丰碑

秋日访冰心

文学史家刘大杰的憾事

我心中的秦牧

关于赵树理——零碎的记忆

萧军二三事

我心中的秦牧

吴世昌小记

王瑶的“自传”

记丸尾常喜

许世旭印象

内文摘选

                                                       

  

       两千多年前这个关于知音的传说,已经深深地隐藏在多少华夏子孙的心坎里。有时发出细微的声响,让他们欣慰地咀嚼和回味,有时却又像飓风似的咆哮,催促他们赶快去付出行动。神往和渴求此种充满了崇尚友情的知音,是一种多么纯洁和神圣的情操。

 说的是春秋时期的伯牙,当他在小舟中专心致志地鼓琴,钟子期竟会听得如此的出神入化。他将仰慕着高山的情思注入音符时,钟子期立即慷慨激昂地吟咏着:巍巍乎若泰山!他挥舞手指弹出浩荡迸涌的水声时,钟子期又像是站在滚滚的江河之滨,禁不住心旷神怡地叫喊起来:汤汤乎若流水!对这变幻无穷和神秘莫测的琴声,怎么能感应得如此的丝毫不差,竟犹如从自己心弦上盘旋着飞翔出来的?如此神奇地领悟和熟稔着伯牙弹奏出来的袅袅情思,真像是变成了他的化身一般。如此难于寻觅的知音,怎么能不让伯牙万分的兴奋和感激呢?因此当钟子期死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心思触摸琴弦了。深切地懂得自己的知音,也许是并不多的,怪不得唐代的诗人孟浩然,要反复地感叹恨无知音赏知音世所稀了。
   
我偶或在黝黑的深夜里浏览着《列子·汤问》和《吕氏春秋本味》,思忖着知音这两个字眼的分量,想得心驰神往时,眼前似乎笼罩着一阵阵飘的云雾,在惝恍和朦胧中超越了时间的阻隔,觉得伯牙老人隐隐约约地从这两本典籍的字缝里走了出来,矍铄地站在我身旁。当我向他衷心地致敬时,多么想唐突地劝慰他,依旧要不断地奏出震撼人们灵魂的声音,其中自然应该有悼念那位知音的悲歌,让多少人更透彻地理解智慧的灵魂和丰盈的情感,是多么的值得怀念和尊重。像这样美丽动人的乐曲,难道就不会熏陶出第二个、第三个直至更多的知音?而如果不再弹奏这迷人的弦索,哪里还能引出心心相印的知音?知音总是愈多愈好的啊!

更何况伯牙学习鼓琴的道路实在是太艰辛了,我曾在《乐府解题》里看到过类似的记载,据说他整整三年都困苦地弹奏着,琢磨着,冥想着,手指都开裂了,鲜血直往外冒,浑身都消瘦了,憔悴得像奄奄一息的病人。无论怎么向老师请教,琴弦上总是蹦出一丝丝混浊和粗糙的声响。于是苦心孤诣的恩师带领他奔向波涛汹涌的东海,整日整夜在沙滩上踯躅,狂风吹肿了眼睛,暴雨淋湿了衣衫,烈日晒黑了皮肤,黯淡和凄惨的月光又使他迷失了道路,险些溺死在奔腾的海浪中。这铺天盖地怒吼着的波涛,这茫茫无际漫延着的天涯,这扶摇直上哀号和翱翔着的鸥鸟,霍地使他开启了紧闭的心窍,琴声突然变得悠扬而又壮烈,清爽而又浩瀚,刚劲而又缠绵,悲切而又欢乐,我似乎瞧见了他无法遏制自己的眼泪往脸颊上滚滚流淌。像这样花费千辛万苦学得的技艺,轻易放弃了是多么重大的损失,艺术的途径必须不懈地坚持下去,在任何声色犬马的诱惑面前,也都不能动摇和沉沦。

     大凡能用声音、图画或文字去打动人们的艺术家,往往会历尽沧桑,甚至要闯过多少生死的关隘,还得在日后反复地揣摩,昼夜都不停歇。既然已经耗尽了毕生的心血,投入了如此艰巨的工夫,确实就应该永不停顿地奋斗下去,将自己美好和高尚的追求始终留存在人们心中,获得更多更多的知音。